忍者ブログ

いつも感謝、冷静に丁寧に正確に、みんなの夢が叶いますように

×

[PR]上記の広告は3ヶ月以上新規記事投稿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えます。

這次的白色情人節文章可以說是誕生的多災多難啊|||
情人節的過期就算了,白色情人節的根本就過期到壞掉了吧囧
擬定計畫的時候明明還有2週可以慢慢寫
誰知道剛好靈感空窗了一大週囧
等我拼命趕完進度已經是3/14的晚上了
誰知道連著兩天我們家的人都不讓我用電腦
等到3/16終於可以趕快打上電腦
可等我寫完還沒時間校稿就被較去睡了囧
今天是3/17,我早上6點就起床趕來發文了

過期這麼久真是對不起,可能已經壞掉了腸胃不佳請小心


《白色巧克力x回禮x愛莉絲喵》



陽光灑在青蔥翠綠的樹木上,今天魔法森林也是個和平的好天氣呢!

……大概吧…。



「魔理沙!!」



從魔法森林的某一角傳出了劃破這寧靜的吶喊。

好吧、讓我們取消和平兩個字重來一遍。

今天魔法森林也是個好天氣呢!




-----------------





在寧靜的森林中,任何聲音都會顯的更加清晰……



『磅!』



更何況是用力推開門所發出的撞擊聲。

「你最好給我解釋清楚這到底是怎麼回事!!」

有著細柔金髮的少女正羞紅著臉怒視眼前笑容滿面的黑白色友人。

只是…臉上的紅暈和頭上那與髮色相同的貓耳朵讓少女完全失去應有的氣魄。



恩、大家沒聽錯,是貓耳。



「愛莉絲這樣很可愛喔!」

「這…」

黑白色的少女笑的更開心了,而愛莉絲短小的耳朵抖動了一下,臉又變得比方才更加紅潤。

「這不是重點吧!!這樣你要我以後怎麼見人啊!!」

「那愛莉絲就乖乖在這給我照顧吧!反正你這個溫室派的魔法使本來就應該好好待在家啊。」

「誰、誰要讓你照顧了啊!還有我是都市派!都市派!!」

愛莉絲激動得尾巴都豎了起來。

咦、尾巴?



是的、不知道什麼時候愛麗絲連尾巴也長了出來。



「啊、茶差不多要泡好了呢,進來喝吧。」

「喂!你到底有沒有在聽我說話啊、真是的……」

魔理沙完全無視掉愛麗絲的抗議走進屋子理。大概是喊累了,愛麗絲放棄抗議也跟著進屋。

低下頭閃過不知從哪邊延伸出來的交通號誌,跨過像是某種宗教儀式的石像,越過許多不知該如何形容的雜物,終於能看見魔理沙倒茶的背影。

這裡是魔理沙的房間。




--------------------




「愛莉絲--!!」

一大早的,就聽見魔理沙充滿元氣的呼喚聲,要不是這裡很偏僻應該會被抗議吧?

走去開了門,看見那令人熟悉的黑白色身影與陽光般的笑容。

「怎麼一大早就來了?今天吃錯藥了?」

「才不是呢!今天是來回禮的!」

「我可不記得我送過你什麼東西啊,除了你擅自拿走的。」

「今天可是白色情人節哦!是輪到對方回禮的日子了!」

啊啊、經他這麼一說我才想起來,好像是有這麼一回事。

在情人節收到巧克力的人,將會在白色情人節回送巧克力回覆心意。

魔理沙拿出用緞帶綁著的小小袋子遞到我手中。

「謝、謝謝……」

突然收到被稱為白色情人節的巧克力真是不好意思,沒想到魔理沙也會做出這種事情。

「那我先走囉。」

「咦?不進來喝杯茶嗎?」

「不用了,我先回家了。」

今天的魔理沙真是奇怪,平常都是在這邊待很久才肯離開的,今天竟然走的這麼乾脆。

回到屋內,小心的打開那小小的袋子,裡頭是幾個白色的巧克力。


是魔理沙自己做的嗎?不太可能吧……


拿了一個放入口中,甜膩的味道在口中蔓延開來。

「很甜呢。」





……當時實在是太失算了。

早知道會這樣應該絕對不要吃的……


等我發現的時候,頭上已經出現了一對短短的貓耳。





--------------------





「嘛嘛、總之先喝杯茶再說吧,今天特地泡了紅茶哦。」

我將冒著煙的紅茶遞到愛莉絲面前,看他一副沒好氣的樣子嘆氣搖頭,然後坐了下來。

愛莉絲熟練的拿起杯子品嘗一下香氣然後送入口中……

「好燙!!」

明明就是跟平常一樣剛好的溫度,愛莉絲竟然燙得眼淚都快流了出來。

「好利害,愛莉絲真的變成貓了耶!連貓舌頭都有了!」

「現在不是興奮的時候了吧!?快點把我變回來!!」

看愛莉絲因激動而豎起的耳朵跟尾巴真是可愛,要是本人也能像貓一樣乖乖的就好了呢……



嗯?貓嗎--


「唔……」

我伸出手撫上愛莉絲的頭髮順著來回撫摸,愛莉絲好像很舒服的樣子,連眼睛都瞇了起來。

手順著髮絲撫過臉,然後來到下顎。

「嗚…嗯……」

從愛莉絲的喉嚨深處發出了舒服的聲音。


該怎麼說呢?看著這樣的愛莉絲讓我覺得心裡有種奇怪的感覺在鼓動著。


「愛莉絲還真會撒嬌耶,不愧是小貓愛莉絲。」

「唔,才、才沒有呢!」

愛莉絲馬上偏過頭,不過他一定沒有想到自己連脖子都紅透了吧。

「既然愛莉絲這麼討厭的那就算了,繼續保持這樣吧。」

「嗚……」

準備轉身假裝要離開,愛莉絲弱弱的舉起手拉住我的衣角。

大概是不想讓我看到他害羞的表情,也可能只是在撒嬌吧,愛莉絲把臉埋進我胸前。



真是有夠不老實的傢伙呢。



雖然想也知道愛莉絲在想什麼,不過我還是想親耳聽他說出來。

靜靜的讓愛莉絲這樣靠著,兩個人都在等對方先開口。

愛莉絲的臉好燙,即使隔著兩件衣服還是能清楚感覺到靠在自己胸前的溫度。


「討厭什麼的…沒有……」


愛莉絲終於按耐不住開口了。

「嗯?所以呢?」

「……所以…可以繼續嗎……」

短短的耳朵微微顫抖著,尾巴也不安分的搖曳。

「愛莉絲真是口不對心呢,喜歡就直接說嘛。」

「嗚……」

大概是因為剛剛說了那種話所以也不好意思反駁,愛莉絲把臉埋的更深了。

「好乖好乖~」

給予獎勵似的摸著金黃色的髮絲,愛莉絲的頭髮非常的柔順,還散發著淡淡的香氣。

過了好一陣子,愛莉絲拉著我衣角的力道漸漸變小,本來脖子上的紅潮也消退無蹤,除了尾巴還『沙、沙』的在床上掃動,其他的行動都停止了。

「愛莉絲?」

輕輕推開靠在自己身上的愛莉絲,看見的是一張微微泛紅的安祥睡臉。


……好可愛。


聽說貓即使睡著了也對外界的變動非常敏感,為了不驚動愛莉絲,我非常小心的讓他躺在床上。

「……魔理沙?」

愛莉絲在即將接觸到枕頭時醒了,微微睜開迷濛的雙眼看著我。

「愛莉絲真是的,竟然就這樣睡著了。」

「唔……對不起,不知道為什麼覺得很安心所以就……」

「哦?我聽說貓只有在喜歡的對象身邊才會感到安心呢。」

「笨、笨蛋!誰喜歡你了啊!」

雖然說剛剛那是我亂說的,不過愛莉絲的反應還是一樣可愛。

伸出手去把玩毛茸茸的尾巴,金黃色的短毛觸感意外的柔軟。

「嗯啊!……」

在手順著尾巴向上搓揉時,愛莉絲叫了出來,甘甜的聲音瞬間使我呆住了。


……好可愛


「愛莉絲…覺得很舒服嗎……?」

「嗚……不要問啦!」

愛莉絲轉過身背對著我縮成一團。

我爬上床抓住愛莉絲的肩膀將他轉向自己,看見漲紅的臉和微帶水氣的蒼藍雙朣。

低頭輕觸柔軟的唇,可以品嘗到愛莉絲甘甜的味道。

「唔…嗯!?」

撬開了牙門向裡面探去,愛莉絲顯得有些慌張。

因為愛莉絲好像很不習慣,所以沒有多久就結束了短暫的親吻。

「做、做什麼啦你!」

「愛莉絲不是想變回來嗎?」

「這個跟那個有什麼關係啊!」

不理會愛莉絲的抗議,再次貼上並直接向更深處探去。

隨著我的引導愛莉絲漸漸回應起我的動作與我纏繞在一起。

不知過了多久,終於開始感到呼吸有些困難才依依不捨的分開,白銀的絲線牽在兩人之間微微閃爍著。

「愛莉絲果然很想要。」

「才、才沒有!」

壓著愛莉絲肩膀的雙手慢慢移到胸前解開青藍色上衣的釦子。

「等、等一下啦!」

愛莉絲拍開我的手然後緊緊抓著自己的衣服。

「不要嗎……?」

「就這樣脫掉衣服感覺很奇怪耶!」

「哦…原來愛莉絲想先脫披肩啊?」

改去解開脖子上的領帶,披肩頓時攤了開來露出白皙的頸部。

「不、不是這種問題啦……!」

「不然呢?」

「嗚……太亮了這樣很不好意思耶……」

竟然還在在意這種事情……真是可愛的傢伙。

「太暗的話我就沒辦法看清楚愛莉絲可愛的樣子了啊。」

愛莉絲的臉越來越紅看起來非常可口的樣子,緊抓著衣服的雙手慢慢鬆開,我趁隙將之拉開繼續向下解釦子。

「好漂亮……不愧是溫室派的。」

「不要這樣一直看……」

看著白瓷般的身軀微微透著粉紅,簡直是藝術般的存在。

感受到我熾熱的視線,愛莉絲不好意思的遮住臉。不過那指間露出的眼神又是怎麼回事呢?

愛莉絲的身體很漂亮,皮膚白裡透紅的彷彿在等待著我去碰觸般,胸前的起伏比例也非常完美,小巧精緻的剛好能一手掌握。


正當我想伸手去碰處時……


「等、等一下……」

「嗯?」

「那個、只有我一個人脫…不公平啦……」

愛莉絲斷斷續續的說完,視線不斷的在我周圍亂飄。

「哦?愛莉絲想看的話就自己脫啊。」

「才、才不是!只是只有我脫很奇怪啊!」

「既然這樣就照你所謂的'公平',換你幫我脫了」

「咦……!?」

「不脫的話就算了哦。」

一副明明就很想,可是又因為羞愧感而不敢行動的樣子。真是的,都這種時候了還在不好意思。

「嗚…我脫就是了……」

愛莉絲坐起身子,纖細的雙手有些顫抖地舉起來落在我黑色的背心上,看愛莉絲紅著臉用非常緩慢的速度解著自己釦子的樣子十分可愛,害我又忍不住吻上愛莉絲的唇。

「唔、這樣……」

「我會一直親到愛莉絲解完為止哦!」

「怎麼…唔嗯!」

纏繞上愛莉絲的舌頭讓他無法繼續說下去,只能從喉嚨發出細小的嗚聲。

持續了好一陣子,在我們感到快要喘不過氣來時愛莉絲終於解完所有的釦子。

「呼、哈啊…哈……」

愛莉絲用力的補充著方才銷耗掉的氧氣,我則脫下了剛解開釦子的襯衫。

不知是因為缺氧還是看著我的身體感到害羞,愛莉絲的臉好比當季盛產的蘋果般紅潤。

「愛莉絲臉好紅哦,真可愛。」

「唔、因為魔理沙的…也很可愛……」

沒想到愛莉絲會這麼直接,我想我的臉一定也跟他一樣紅了。

「愛莉絲……」

我又把愛莉絲慢慢壓回床上,手輕輕撫上精緻的隆起,掌中傳來柔軟的觸感與一絲尖挺。

「唔……嗯!」

愛莉絲發出舒服的呻吟,尾巴也用力的擺動著。

壓低身體再度吻上愛莉絲,沒有持續太久便開始轉移陣地。舌尖順著下巴、脖子然後是鎖骨,惡作劇般的輕輕肯咬一下,愛莉絲馬上顫了一下。

繼續向下……想到接下來的地方我的身體也熱了起來。

含住挺立的那一點,像是嬰孩般的吸允著。

「嗯啊!魔里沙…這樣、太……」

「愛莉絲真是敏感呢……因為是貓的關係嗎?」

「什麼啊!才…啊!」

不等愛莉絲說完,我輕輕啃咬了一下甘甜的尖挺。

手順著往下解開位於腰間的緞帶好脫下青藍色的長裙,純白的絲質布料染上透明的光澤。

「愛莉絲這邊已經這麼濕了啊……」

「啊啊啊不要說出來!!」

愛莉絲羞愧的遮住臉轉過頭,我輕輕地在濕潤的布料上畫著圓。

「唔嗯、啊……」

一邊享受著愛莉絲甘甜的聲音和表情,一邊慢慢地增加手指的力道。

「嗯啊!…唔……」

愛莉絲驚覺自己發出了令人害羞的聲音,緊緊地摀住嘴巴忍耐著不讓聲音脫口而出。


……好可愛。


已經不知道多少次這麼覺得了,可是不管是平常口不對心的愛莉絲還是變成貓後會對我撒嬌的愛莉絲,全部都非常的可愛……


因為是愛莉絲……


「舒服的話還是不要忍耐著比較好哦,書上說憋著好像對身體不太好呢。」

「唔、等等你看的那是什麼書啊!!」

「都是愛莉絲不能看的哦。」

「什麼啊……呀啊!」

手不小心碰觸到突起的一點,愛莉絲的身體大大的顫了起來,突然傳入耳中的呻吟讓我愣了一下。

「一直都這麼覺得了…愛莉絲的聲音真的很好聽。」

「嗚……」

愛莉絲又把臉偏了過去,不過光看尾巴搖擺的樣子就知道其實他心裡很高興嘛,真是有夠不老實的呢、雖然愛莉絲就是這點特別可愛。

「吶、愛莉絲,我把這個脫掉了哦。」

手上拉著愛莉絲身上最後的防線。

「唔……魔理沙的也……」

現在我的臉一定也在燃燒著,一想到自己也要脫光多少都會感到不好意思,不過既然是愛莉絲的要求也只好……

我拉開了腰上的蝴蝶結,脫下黑色長裙和燈籠褲。

愛莉絲一臉害羞的樣子,可是視線還是直直打落在我身上。

「……幹麻啊,是你叫我脫我才……」

「不是、那個……只是覺得…魔理沙很可愛……」

出乎意料的話語,不過能被愛莉絲稱讚真是一件令人相當高興的事。


不過……既然我都脫了,那接下來就該你囉?


脫下早已溼透的絲質內褲,看見如櫻花般的粉色部位正充滿令人興奮的光澤。


真漂亮……


「愛莉絲的這裡也很可愛哦。」

「唔、不要說這種奇怪的話啦!」

愛莉絲聽了以後竟然把雙腳緊緊的合在一起。

「愛莉絲,把腳打開。」

「不要!魔理沙一直看著這樣很難為情耶!」

「因為愛莉絲的很漂亮,所以不小心就看入迷了……」

「唔唔唔……」

愛莉絲偏過頭,緊合的雙腿漸漸鬆開,我輕輕扳開撫上那早已濕潤的部位,手指頓時染上濕潤感,黏質的水音聽在耳裡真讓人興奮。

「嗯啊……!」

舔嗜一下食指上的液體,愛莉絲帶著微酸的甘甜在口中擴散開來。

「愛莉絲的很美味呢……」

「嗚、笨蛋!」

為了更加地品嘗愛莉絲的味道,我移動了下位置將愛莉絲的腰抬起來靠在我大腿上。

「魔、魔理沙!這樣太……嗯嗯!」

不理會愛莉絲的抗議,逕自地品嘗起愛莉絲的味道。

彷彿永遠都不會滿足似的不斷向愛莉絲索取著,而愛莉絲也像是回應我一般不斷供給著。

「嗯…嗯啊……」

斷斷續續的呻吟聲傳入耳內讓我感到身體不斷在燃燒著,光聽呻吟就感到興奮的我還真是變態啊……


不過愛莉絲的反應太可愛也是原因之一啦。


舌尖向上移動了一點,頂到腫脹著的肉芽。

「呀啊!!」

愛莉絲整個人用力的震了一下,與方才截然不同的叫聲在耳中彷彿電流般傳遞全身。

更加賣力的集中在那一點上舔嗜、吸允著,還不時用牙齒輕輕肯咬。

「嗯啊、啊、魔理沙…慢一點啊!!」

正當我享受著愛莉絲所帶來各種感官的滿足感時,一股電流般的快感流竄全身。

「嗯啊啊!」

愛莉絲的尾巴正因興奮而用力的擺動著,不斷撫過我早已濕潤的部位。

原本看著愛莉絲的樣子就覺得自己也快不行了,現在這樣的刺激更是讓腦袋無法思考。

「呀啊!愛莉絲、你的尾巴……!」

「沒辦法啊、這不是我能控制的…嗯啊!」

如果在這種時候停下來的話,愛莉絲會很難受吧?而且、自己也已經沒辦法停下來了……


……那就、一起吧。


雖然全身都被快感掩埋了,但還是努力的刺激著愛莉絲最敏感的點。

而愛莉絲尾巴擺動的速度也隨著我的刺激不斷增加。

「呀啊!我、已經……!」

「嗯啊、愛莉絲、一起……!」

隨著心跳頻率的增加,腦袋的思緒漸漸越漂越遠。

「啊啊!真的、已經不行了……!!」

「嗯、我也……!」

「呀、啊啊、魔理沙啊!」


在意識染白前、依稀能聽見愛莉絲叫喚著自己的名字……



「「嗯啊啊啊啊啊!!!」」








---------------------------------------








……好溫暖。


有股讓人安心的暖意從胸前傳來,有多久沒有過這種感覺了呢?


……好像不太對?


睜開眼睛,眼前看到的是一片燦金。

「咦?」

揉揉眼睛再仔細一看,原來是魔理沙。

「咦咦!?」

為、為什麼魔理沙會脫光光的窩在我懷裡,而且還多了對金黃色的貓耳朵?

不對、重點是為什麼我會沒穿衣服的躺在魔理沙床上?

冷靜點愛莉絲、趕快仔細想想到底發生了什麼事!


早上的時候魔理沙拿著白色的巧克力給我,結果吃了一陣子以後我竟然長出了貓耳朵。為了變回來我去了魔理沙家,魔理沙摸著我的頭讓我不小心睡著了。然後魔理沙說什麼要把我變回來……


然後…然後……!!


「我竟然跟這傢伙……」

其實心理還滿高興的,不過這種事情實在是太……


以後我要怎麼面對他啊……


「愛莉絲……」

「!?」

懷中的魔理沙卻突然叫了自己的名字,還在慌亂的思考要如何面對魔理沙,結果等了一會卻沒有下文。


原來是在作夢啊……


鬆了一大口氣,不過是什麼樣的夢會唸到自己的名字呢?

魔理沙的臉本來就很清秀了,加上短短的貓耳朵和安祥的睡臉還真是可愛。

難道我變成貓的樣子在魔理沙眼中也這麼可愛嗎?


好像可以稍微理解了、魔理沙把自己變成這樣的理由。


這麼一說才發現原本自己頭上的貓耳朵已經不見了,股間的尾巴也消失無蹤。

原來魔理沙說的變回來指的是轉移到他身上嗎?


真是的…沒有必要這樣的嘛……


算了、難得有這麼可愛的魔理沙就多抱一下吧!


「唔嗯……」

魔理沙臉上浮著兩片小小的紅雲喃喃地說著……



「愛莉絲…最喜歡你了……」



真是的,要告白也醒來在說啊……




「笨蛋魔理沙!」







我也…最喜歡你了。

PR

◎ Post your Comment
Name
Title
E-mail
URL
Comment
Pass   Vodafone絵文字 i-mode絵文字 Ezweb絵文字
◎ この記事へのトラックバック
Trackback URL
◎ 衛星編號

名前:汏塔/デタ/Data
通稱:老爺
jtafstn只是帳號不是名字
48系坑底中
w松井/馬玲鼠/古柳

連結自取,通知不用。

↓本站相關↓
。分家
├   PIXIV
├   INTERVIEWS
├   糟糕通訊實況站
└   48分部
。外部連結
├   LINK
└   RO倉

◎ 回傳共鳴
[08/03 boo]
[07/26 軒少]
[07/19 軒少]
[07/17 峯之聽]
[02/15 雪友情]
Script: Ninja Blog 
Design by: タイムカプセル
忍者ブログ 
[PR]